智庫中國 > 

特朗普為何突然放棄打擊伊朗行動?

來源:中國網 | 作者:叢培影 | 時間:2019-06-24 | 責編:蔣新宇

叢培影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青年與“一帶一路”研究所秘書長,以色列海法大學亞洲研究系博士后

日前,伊朗革命衛隊擊落了美國的一架美國(RQ-4)軍用無人偵察機,導致美伊關系再度惡化,中東地區出現戰爭一觸即發局勢。

美國總統一度準備對伊朗實施軍事打擊,最終在關鍵時刻選擇放棄,避免了可能引發的美伊在中東地區的全面戰爭。一向敢為人先的特朗普為何會突然放棄軍事打擊的決定,受到外界高度關注。

迎接選戰使特朗普更謹慎

特朗普日前已經正式宣布參加2020年美國大選并尋求連任,選舉過程中各種微妙變化都會影響選情走勢,特朗普對伊政策也進行了微妙調整。這種調整從他對事件表態便可看出端倪。他推文表示,原本計劃對伊朗三個地點實施打擊,但被告知會造成150人死亡。他寫到,“在攻擊前10分鐘,我停止了行動,這行動與伊朗擊落無人機不成比例。我并不急著這么做,我們在重建軍隊,新的、隨時可以出擊是世界上最強的。”《紐約時報》報導稱,當特朗普叫停時,美軍戰機已升空,軍艦已就位。

事實上,死亡人數是軍方預估的,很多媒體表示軍方已經很早就把預估的死亡數字告訴總統,特朗普給出的理由并不能令人信服。根據對各方面信息的分析,可以推斷,美國軍方只是制定好了對伊朗實施還擊的方案,卻沒有做好戰爭全面升級的準備。幸運的是,特朗普這一次沒有頭腦發熱,在關鍵時刻做出謹慎務實的選擇,否則中東地區很可能因此爆發全面戰爭。

內外因素制約迫使特朗普退讓

特朗普最后選擇了理性,也是受到了內外因素的制約。根據美國憲法,國會享有宣戰權,特朗普對伊朗實施直接軍事打擊,會被視為繞過國會發動對外戰爭。一旦局面失控,特朗普需要對此負全責,而國會并不支持對伊發動戰爭。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表示,美國對發動伊朗戰爭沒有興趣。共和黨眾議院領袖麥卡錫呼吁美國對事件做出“慎重的回應”。雖然伊朗在綜合實力上與美國不可同日而語,但卻具備在中東地區報復美國軍事行動的能力。伊朗擁有射程在1500英里的導彈,覆蓋包括以色列在內的整個中東地區。同時,伊朗在黎巴嫩、敘利亞、伊拉克和也門都有支持力量的存在。

和伊朗直接沖突,無異于準備對抗整個中東地區的什葉派力量。在全面開戰形勢下,美國在中東地區的諸多“軟目標”都可能遭受伊朗和什葉派力量致命打擊。

此外,伊朗不同于敘利亞。美國在2017年到2018年對敘利亞政府軍實施轟炸得到英國和法國的支持,原因是盟友接受了敘利亞政府軍可能使用化學武器的理由并認定打擊是可控的。然而,出于對局勢失控的擔憂,歐洲盟友不會支持特朗普政府對伊朗實施軍事打擊。

“鷹派”聲音暫時受到壓制

美國國內有分析人對特朗普采取的謹慎行動表示支持,并將目前美伊關系緊張局勢不斷升級歸咎于其安全與外交團隊中以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為代表的“鷹派”力量,認為是他們使特朗普對伊朗政策選擇越來越少。

實際上,特朗普政府內部一直都存在對伊強硬派的聲音,他們主張應該對伊朗實施報復。特朗普的行動表明政府內的“鷹派”聲音暫時受到壓制。有分析認為特朗普選擇退步也釋放出了美國已經準備好對伊朗實施打擊,足以對伊朗產生威懾力。特朗普在最新的表態中也重申美國依然可能對伊朗采軍事行動。

美國五角大樓對特朗普的行動十分滿意,很多軍方代表對伊朗行動的解讀是襲擊油輪和無人機是希望與美國對話,以擺脫自身的不利處境。

特朗普迫切希望與伊朗談判

美國福克斯新聞最新民調顯示特朗普支持率落后于民主黨2020年的參選人拜登和桑德斯,而且他至少落后兩人9個百分點。特朗普迫切希望在伊核問題上取得突破,以扭轉目前在民調中落后的不利局面。特朗普自去年退出伊核協議后就通過各種“極限施壓”的手段,迫使伊朗做出讓步,包括強化對伊朗制裁的力度、宣布伊朗革命衛隊為恐怖組織、向中東地區增兵等。

在特朗普看來,只要伊朗同意和美國談判就是他取得的外交勝利。原因在于,一是特朗普政府已經為此設定了談判條件,二是談判等于伊朗默認了此前核協議就此失效。因此,特朗普不斷向伊朗喊話,表達愿意無條件與之會談。然而,無論特朗普對伊朗實施多大壓力,伊朗都不為所動。伊朗方面已經表示,談判要由伊朗最高宗教領袖哈梅內伊決定,但哈梅內伊本人明確表示不接受談判。

美國還有一些對伊朗繼續施壓的手段,但“極限施壓”只是特朗普實現以壓促談的手段。從這個角度看,伊朗未來的選擇變得更加關鍵。(責任編輯 蔣新宇)

發表評論

浙江体育彩票规则